返回栏目
首页宁波 • 正文

有一个自发成立的公益联盟 给孩子们送去爱和梦想

发布时间:  浏览: 次  作者:五爱郎

有一个自发成立的公益联盟 给孩子们送去爱和梦想

“我是一个兵”军事体验课程很受欢迎。

  均为通讯员张露供图

  每个月第二周的周六,风雨无阻,总有一群人穿梭在宁波的一些师资力量较为薄弱的乡村幼儿园,给那里的孩子们送去高质量的幼教课程。他们,是“筑梦幼教”公益联盟的“筑梦使者”,其主力是宁波城区部分幼儿园的园长、老师,后来渐渐有公务员、医生、电力工人、退伍军人等各行各业热心公益的人加入。

  11月9日,这个月的第二个周六,对这些筑梦使者来说有些不一样,这是联盟成立5周年的纪念日。这一天,5支筑梦小分队分赴余姚5个乡村幼儿园,同时启动的还有为延安甘泉市4所幼儿园的306名孩子捐赠过冬物资的活动。

  “筑梦”缘起偏远农村幼儿园的现状让人心痛

  “为什么能坚持5年?这个真没有想过,不知不觉就这么走过来了。但是内心里,我希望我们的联盟早日消失,到了那一天,说明宁波乡村的学前教育已经足够好,不需要联盟再去送教了。”筑梦幼教公益联盟创始人、宁波闻裕顺幼儿园园长李江美这样说。

  从最初的3个人,到5年后的420多人,这个联盟走过了余姚、奉化、慈溪、象山、宁海等宁波周边202所乡村幼儿园,助教幼儿19000多人次,并多次为延安、内蒙古、新疆等远方的幼儿园送去物资或视频教程。

  “2014年10月,市教育局让我去乡镇督导办园工作。那段时间,我看到了偏远农村的幼儿园是什么样子的——在空间不大的教室里,桌子椅子摆放拥挤,没有玩具,午睡的时候,孩子们密密麻麻地睡在地上。每个班级只有一个老师,从周一教到周六,很辛苦,根本没有时间来考虑教育质量。至于保育员,通常是两个班级只配一名。”

  回到宁波以后,李江美总觉得心里有点难受。都是生活在宁波的孩子,差距却那么远大,她慢慢地萌生了要做点什么的想法。

  考虑一段时间之后,她决定利用休息时间,自己驾车,带上教具、学具去乡村幼儿园送教。第一次出行时,团队只有三个人:李江美和她工作室的王晓璐、吴宏。

有一个自发成立的公益联盟 给孩子们送去爱和梦想

筑梦联盟在乡村幼儿园助教。

  无关名利他们是一群真心做公益的人

  他们一开始去的是余姚的三七市、二六市,之后,余姚丈亭、临山,奉化南浦、班溪、尚田,宁海、象山,直至三门的乡村……脚步越走越远。

  “我非常清楚地记得,有一次在三七市一个叫祝家渡的幼儿园,因为教室里灯光不好,有点暗,我在操场上给孩子们讲故事,那一次讲的是绘本《点点和多咪的信》,那一刻我看到了孩子们眼睛里的光,他们的专注和认真令人动容。”

  每次去,李江美他们都会在微博微信上发一些照片,反映乡村幼儿园的情况。渐渐地,越来越多的人主动加入进来,一起去乡村送教。这个过程中,还出现了非常简洁的联盟公约,比如“不吃不拿不麻烦”,就是所有志愿者在公益活动中不但自己开车、自己带所有的用具,连喝的水都要自己带去。

  一开始,送教时间并不固定,渐渐地,为了便于大家安排时间,便固定在了每个月第二周周六的上午,一般早上7点从宁波出发,到达后小分队接手幼儿园所有班级半天的课程,上完课11点半返回。每次有四到五个小分队,同时前往四到五所幼儿园。

  随着联盟成员的增加,课程除了一开始的语言类、音乐类、绘画类,还增加了眼科医生为孩子们检查视力、退伍军人给孩子们上军事体验课,还有航空公司人员拆解飞机模型等特色课程,颇受园长和孩子们的欢迎。

  “对于联盟成员,我们并没有设特别的门槛,联盟‘纯粹’机制的本身,就是一个最好的自动筛选的过程。因为做这个事没名没利,有的只是一颗真正乐意公益并从中感到快乐的心,所以最后留下来的都是真正想要为乡村孩子做点事情的人。”李江美说。

  爱要好好给做公益要更加认真才行

  采访中,李江美多次强调“爱要好好给”,既然做了,就要认真负责,不能因为是公益,就随随便便做,相反,要更加认真才行。

  “5年来,我感到最幸运的一件事,就是遇见了一批纯粹的人,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人,但他们都认真地做着公益。众多普通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,让联盟里的很多事情做起来都很顺利。”

  有一次,宁波市第二幼儿园园长王晓璐去一个幼儿园送教,发了一张照片,照片中小朋友坐的椅子不但很破,而且形状颜色各异,明显看得出来是凑起来的。照片发出去以后,当时还是一家幼儿园编外老师的孜孜老师马上留言:“孩子们的椅子我来解决。”给孩子们的东西一定要安全可靠,为此,孜孜老师和她的先生去宁波周边专门卖儿童家具的厂家,每把椅子都认真看过、闻过,是不是有味道、是不是原木的。

  王晓璐是当时联盟“三元老”之一。平时,除了送教,王晓璐还是联盟“筑梦地点”的搜寻负责人。这几天,她刚刚联系好12月份要去的宁海4所幼儿园。“搜寻员由当地幼儿园的园长和教研员担任,这几年,我们慢慢组建了一支搜寻员队伍,他们利用周末时间,去下面各个乡村的幼儿园实地考察。我们找筑梦地有两个原则,一个是条件相对差的,第二个是园长是很用心投入教育的。搜寻员会和园长沟通,了解园长的想法,确认是否合适作为筑梦地。”

  爱要好好给,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。比如这次为延安甘泉市的孩子们捐赠羽绒服,联盟里负责寻找服装的娄晓红老师、严佳妮老师联系了多家厂家,比较品牌、质量、衣服的含绒量。确定厂家以后,还跟厂家沟通,每个包装里面能否放一张给孩子们的新年贺卡。

  张露是翠柏幼儿园保教主任,2014年底,她通过微博看到了联盟活动,感觉就像找到了组织,2015年1月正式加入。喜欢摄影的她,在助教的同时承担了用照片记录乡村幼儿园现状的重任。2016年5月20日,她在鼓楼地铁站举办摄影展,用照片让更多的人了解乡村幼儿园。张露不但自己加入联盟,还带动在大学教英语的先生也加入其中。“每个月的筑梦之旅,现在已经成了我的一个期盼。”

  助教五年乡村幼儿园有了不少可喜变化

  5年时间,李江美和其他联盟成员在送教的路上,见证了宁波乡村幼儿园的可喜变化。

  “这些年,我们曾经助教过的一些幼儿园消失了。比如余姚三七市中心幼儿园开出来以后,原来的祝家渡幼儿园就消失了。宁海的民主幼儿园我们2016年去的时候还很薄弱,今年再去的时候也撤掉了,因为旁边有了更好的幼儿园。‘低小散’的幼儿园在慢慢消失,中心幼儿园在不断壮大,也可见当地政府对教育的扶持力度。”

  还有一个可喜的变化是,一开始的时候幼儿园更喜欢收到物资捐赠,而现在,更多的幼儿园提出希望教研支持。为此,联盟从2018年开始推出针对乡村老师的教研专场,并开展了9场直播教研,观看人数超过10万,很受老师们欢迎。“这说明乡村幼儿园需求的点在变化,原来是希望能办下去,现在更关注教育的质量。”

  采访中,李江美和王晓璐都表示,一个月一次的助教毕竟力量有限,,最让她们有信心的是,接受助教的幼儿园,从园长到老师,他们的理念在慢慢改变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“我们带去的不仅是当下的一节课或者一个活动,更是对乡村老师的启发和助推,以及政府部门对学前教育的关注。”现代金报记者王伟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
    电脑版 | 诚信联盟

    Copyright © 2012. 五二新闻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